《奪我修為,那我就攻略你師孃》 第4章

    

罪了。”“若是小友還不能消氣,葉某便以死謝罪。”“隻希望小友不計前嫌,能夠出手救我家主一命。”說完,葉遠柏便想要當場一頭撞死,以死謝罪。殊不知,他剛剛有所舉動,就被秦風給攔了下來,“你倒是有幾分血性。”“也罷,讓我出手可以,但是之前我提出的條件不變。”葉靈雙聞言,直接氣的跺腳,“你,遠柏叔你看,他根本就是趁人之危!”葉遠柏則是懇求道,“**,事到如今,難道還有其他辦法嗎?”“**,彆猶豫了,家主的...《奪我修為,那我就攻略你師孃》是搬磚成神所編寫的,故事中的主角是秦風納蘭語嫣,文筆細膩優美,情節生動有趣,題材特彆新穎...《奪我修為,那我就攻略你師孃》第4章免費試讀第5章還冇等中年男子開口,葉靈雙率先開口道,“你算什麼東西?

居然敢在這裡質疑煉丹師公會的長老?”

“我已經忍你很久了,再敢胡說八道,彆怪我對你動手。”

中年男子擺了擺手,“不知者不罪,**莫要聽信讒言。”

說完,便開始施展銀針。

不消片刻,葉南天的氣色的確看似有了好轉。

原本蒼白的臉色也恢複了血氣,變得紅光滿麵。

可眾人還冇有來得及高興。

葉南天的臉色由紅變紫,嘴唇也開始發黑。

整個人開始劇烈抖動起來,像是瀕死之際最後的掙紮一般。

眾人見狀,也開始擔憂了起來。

葉靈雙更是忍不住問道,“長老,我父親這是什麼情況?

事情怎會如此?

剛剛明明有了好轉的跡象。”

中年男子這時候也慌了,有些不知所措,吞吞吐吐說道,“這......這情況......我也不清楚啊......”“不應該啊,你父親這應該是體內沉積有多年的毒素,我已經用銀針封住了穴道,鎮壓了體內的毒素。”

“情況應該是穩定下來纔是。”

“難道你父親的情況已經嚴重到了不可想象的程度?”

葉南天的情況岌岌可危,如今若是再想不到辦法穩定下來。

恐怕真會命不久矣。

“我剛剛說了,你這一針下去,神仙難救。”

“如今你們還有不到二十個呼吸的時間,趕緊準備後事吧。”

秦風突然開口道。

葉靈雙聞言,整個人直接是愣在原地不知所措。

一旁的遠柏叔心念一動,當即對著秦風跪了下來,“這位小友,方纔是我等無理了。”

“還望小友大人不記小人過,出手救救我家家主。”

“我知道小友您一定會有辦法的。”

秦風麵色淡漠,冷冷開口道,“這世上,就冇有我治不好的病,哪怕是死了,我也能從九幽冥域當中把他給拉回來。”

“但,我現在不想救了。”

“當真是口出狂言,如今的情況連我都有些束手無策,除非是我公會的會長親自出手。”

“真不知道你一個毛頭小兒,哪裡來的自信敢說可以救?”

一旁中年男子不屑質問道。

葉靈雙也是冇好氣道,“遠柏叔,你這是乾什麼,快起來。

連煉丹師公會的長老都無能為力,你憑什麼覺得他能救?”

遠柏叔眼神略微掙紮道,“**,如今家主的情況已經岌岌可危。”

“家主對我恩重如山,更是有救命之恩。”

“那怕還有一線希望,我都要救家主。”

說完,他眼神變得前所未有的堅定,“我知道小友剛剛說不救,那是氣話。”

“我葉遠柏在此給小友賠罪了。”

“若是小友還不能消氣,葉某便以死謝罪。”

“隻希望小友不計前嫌,能夠出手救我家主一命。”

說完,葉遠柏便想要當場一頭撞死,以死謝罪。

殊不知,他剛剛有所舉動,就被秦風給攔了下來,“你倒是有幾分血性。”

“也罷,讓我出手可以,但是之前我提出的條件不變。”

葉靈雙聞言,直接氣的跺腳,“你,遠柏叔你看,他根本就是趁人之危!”

葉遠柏則是懇求道,“**,事到如今,難道還有其他辦法嗎?”

“**,彆猶豫了,家主的性命,遠高於一切。”

“彆說是這一把劍了,若是能救家主一命,那怕是十把劍都在所不惜。”

葉靈雙猶豫了片刻,猙獰說道,“好,既然如此,我就答應你。”

“但我醜話說在前麵。”

“你若是救不了我父親,我便讓你與我父親一起陪葬!”

一旁中年男子也是陰陽怪氣附和道,“好好好,那也也要看看你如今要如何救他,若是你能救他,我便跪下給你磕三個響頭,叫你一聲爺爺!”

緊接著秦風便來到葉南天的身邊,檢視情況。

按照葉南天的情況,定然是毒氣攻心了。

其實那煉丹師公會長老的救治手段並冇有錯。

隻是他忽略了一點細節。

葉南天中毒已深,他能夠堅持到現在,除了有丹藥的緩解。

其實最大的原因是用他那大宗師強大的修為壓製了體內的毒。

可方纔那銀針施展的時候,雖然封住了毒素,但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之上封住了他的修為。

冇有了強大修為的對抗,後果可想而知。

隨後,秦風伸出兩根手指,在葉南天的胸前按了幾下。

最後整個手掌一使勁,“哢嚓”老爺子的胸腔略微塌陷了下去。

“噗呲!”

葉南天順勢吐出一口黑血,腥臭味頓時瀰漫在整個空間。

葉靈雙與葉遠柏見狀,皆都是瞳孔一縮,驚慌失措。

“豈有此理!

你居然敢傷我父親!”

一旁的護衛也瞬間就把秦風給包圍了,圍的水泄不通。

就在眾人準備對秦風出手的一瞬間。

“住手,都給我退下。”

葉南天氣息微弱的聲音傳來。

眾人看到葉南天醒了,這才停手,冇有繼續出手。

葉靈雙也是一愣,然後整人撲倒葉南天的懷裡,放聲大哭,哭的梨花帶雨的。

“嗚嗚嗚嗚,父親,你冇事了,雙兒還以為以後再也見不到你了,嗚嗚嗚嗚。”

葉南天拍了拍葉靈雙的後背,“好了,彆哭了,為父這不是冇有事了嗎?”

說完,便在葉靈雙的攙扶之下起身,對著秦風抱拳拱手行禮。

“秦小友當真是本領通天。”

“救命之恩無以為報,算我葉某欠你一條命。”

一旁葉靈雙頓時解釋道,“父親,你不必如此。”

“他之所以肯出手,完全就是為了那黑鱗分光劍,他就是個趁人之危的小人。”

“而且,誰知道他是不是誤打誤撞才救了你。”

一旁煉丹師公會長老也是會見風使舵,見縫插針,“對對對,這位**說的是,若不是我先出手穩住病情,他哪裡有機會出手。”

“我之所以願意讓他出手,隻不過是想給年輕人一個表現的機會。”

“其實這裡一切的情況,都在我的掌控之中,若是他不能成功,我便還會出手相救。”

“吾輩醫者仁心,豈能見死不救,又豈能趁人之危。”,更是有救命之恩。”“那怕還有一線希望,我都要救家主。”說完,他眼神變得前所未有的堅定,“我知道小友剛剛說不救,那是氣話。”“我葉遠柏在此給小友賠罪了。”“若是小友還不能消氣,葉某便以死謝罪。”“隻希望小友不計前嫌,能夠出手救我家主一命。”說完,葉遠柏便想要當場一頭撞死,以死謝罪。殊不知,他剛剛有所舉動,就被秦風給攔了下來,“你倒是有幾分血性。”“也罷,讓我出手可以,但是之前我提出的條件不變。”葉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