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清歡慕容麒 作品

第915章 番外:山高水長,江湖再見

    

都精疲力儘,終於熬到出靈。皇室與官府幾乎是傾巢出動,全身素縞,浩浩蕩蕩,車轎連綿不斷。從上京城到皇陵,沿途近百裡,女眷與百官雖有車轎乘坐,但是進山之後,就要徒步而行,是個苦差事。小雲澈與慕容麒一起,冷清歡乘車時,與睿王妃等人同乘一車。睿王妃麵上有些古怪,扯著冷清歡的袖子,朝著後麵指了指。“你三妹怎麼不跟著?”冷清歡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瞧了一眼,見冷清瑤從馬車上被人攙扶著下了車,手撫著心口,臉色不太好看...清畫今日裝扮更是顏如碧玉,腰若纖柳,跟在楚若兮身邊顧盼生輝,秀而不媚。

適才就見有兩三個官宦子弟主動上前搭訕,她綽約輕曼,清波流轉,那垂眸一笑,旁人皆神魂顛倒。

我突然就又不放心起來,以我多年閱人的經曆來看,那幾個富家子弟絕非良人,她可莫要被這些人的花言巧語騙了去。

可話又說回來,這關我什麼事情?我一麵排斥,為何一麵又念念不忘?

心不在焉的,隻知道,台上小雲澈準備了一口空箱子,雲月和雲塵先鑽進去,合上箱子蓋,一陣故弄玄虛之後再打開,兩個小傢夥就不見了。

四週一片驚呼,我絲毫不以為意,這種戲法雖說我不懂其中玄機,但也知道,也就是一個障眼法,箱子裡有機關罷了,這戲台之下也定然有暗道。

再然後,清歡與表哥也被先後變冇影了。

還有人上台去找,箱子裡空空蕩蕩,一家人就如蒸發了一般。這個戲法很成功。

再再然後,雲澈又用那口箱子將一身戲裝的清歡和表哥變了出來,兩人手裡各捧著一個海碗般大小的蟠桃,恭敬地遞呈給皇上,便下台站立一旁,一言不發。

老爺子龍顏大悅,賞了雲澈寶貝。

這時有太監宮人魚貫入內,手裡全都捧著朱漆方盤,上麵蓋著黃綾布,也不知道裡麵擱著的鼓鼓囊囊的是什麼。

行至皇上跟前,停下,然後跪在地上,將手裡托盤高舉過頭。

皇帝老爺子一抬手,樂曲便停了,教坊司的人俯身退下。

大家頓時安靜下來。

老爺子起身,緩緩掃過下麵的文武百官,目光沉穩,冷峻。

他清清嗓子:“今日,是朕的萬壽節,朕已經虛度六十春秋,君天下三十餘載,兢兢業業,鞠躬儘瘁,保長安和平,揚長安國威,百姓安居樂業,路不拾遺,自問無愧於慕容先祖,功在當代利在千秋。

然而!朕年事已高,近日頗感疲憊,老眼昏花,力不從心。而太子慕容麒勇於推陳出新,政績卓著,大家有目共睹。麒王妃冷清歡愛民如子,腹有錦繡,秉德柔嘉,持躬淑慎。”

他的話語一頓,朗聲道:“慕容麒,冷清歡上前聽旨!”

大家紛紛扭臉望向表哥與清歡的方向,這個時候,大家心裡已經不約而同地全都有了預感,從皇上的話裡聽出了弦外之音。

皇上莫非是要提前退位,安享晚年不成?而這皇帝的繼位人選,自然而然,就是表哥了。

這些年裡,皇上對錶哥的栽培與成全,早就令大家心知肚明,皇位非他莫屬。而表哥也不負厚望,政績斐然,已經顯現出作為一名出色的帝王的潛質與能力。

一切好似水到渠成,今日便是表哥繼承大統之日了。這托盤裡所擱的,隻怕就是傳國玉璽與龍袍冠冕。

表哥站在原地,冇有動彈,隻是茫然四周,好像有點懵。清歡與表哥對視一眼,張著嘴,也似乎是搞不清狀況。

兩人該不會被餡餅砸暈了吧?一時喜極,竟然忘了自己是誰了?

皇上清清喉嚨,再次沉聲發話:“麒兒,還不快點上前聽旨?”

表哥見自己成為萬眾矚目,一臉訝然,指著自己的鼻子:“我?”

祿公公有點著急,邁著小碎步,上前催促:“哎呀我的麒王爺,王妃娘娘,還愣在這裡做什麼?皇上宣你們上前聽旨呢。”

表哥頓時慌亂起來,一時間手足無措,磕磕巴巴地道:“什,什麼麒王爺?”

一聽這聲音,祿公公嚇了一跳,瞠目結舌地端詳表哥:“你,你不是麒王爺?”

大家也紛紛將目光投了過來,這才發現,這兩個滿臉油彩勾勒之人,哪裡是表哥與清歡?完全就是兩個身形與樣貌大概相仿之人。因為扮著同樣的戲裝,畫著油彩,壓根就分辨不清,隻是這氣度上能窺出端倪。

這兩人此時也反應過來一點,立即雙雙跪下了。

“皇上饒命,我們二人乃是戲班裡的老生與旦角,前兩日麒王爺尋到我們二人,說讓我們今日扮作麻姑與彭祖,從戲台下的密道進入木箱之中,前來給皇上賀壽。並且一一詳細交代了其中經過,叮囑我們按照他的吩咐行事。其他的,我們什麼也不知道。”

舉眾嘩然。

大家紛紛扭臉四顧,尋找表哥與清歡的行蹤,以為二人是在故意玩笑。

而我心裡卻是靈光一閃,瞬間醒悟過來。

他們兩人,隻怕早就已經趁機遠離了這廟堂之所,逃出皇宮,遠走高飛了。

所以,他們纔會在昨日的鴻門宴上,故意說出那樣一席話,分明就是將雲澈托付給了我們幾人輔佐。

而雲澈,

我扭臉去找,見他滿臉頹喪,卻並無驚訝之色。應當,他早就覺察到了自家爹孃的陰謀,但是又勸阻不得,所以纔會三番四次想要逃離麒王府。就是害怕兩人將他自己丟下,然後遠走高飛,自在逍遙吧?

隻可惜,清歡識穿了他一次次的逃離計劃,而他,卻冇有參透自家老爹與老孃這一招金蟬脫殼。

可憐的娃啊,雖說這皇位可能遲早都是他的,可是這提前就經受風雨的洗禮與現實無情殘酷的鞭打,的確有點早。

都說知子莫若父,皇帝老爺子愣怔之後,也就瞬間明白過來,自己被放了鴿子。

兩人雙宿雙飛,將這老的老,小的小,丟下不管了。這一大攤子,也不顧了。

誰讓他一直老是罵表哥冇出息呢,這一次,為了媳婦,就連老子與兒子都不要了啊。

老爺子氣得簡直七竅生煙,恨不能破口大罵。但他極好麵子,還要打落牙齒和血吞,強做笑臉,裝出一副運籌帷幄的樣子。

祿公公想要派人去尋表哥與清歡,被老爺子給攔住了。

“不必,他們兩人已經得了朕的密旨,出宮去了。朕交給二人機密任務要做,完成之後方纔可以回京。慕容雲澈,上前聽旨。”

雲澈昨兒的酒勁兒還冇過呢,就說老爹昨天怎麼破天荒答應讓自己喝酒,而且還毫不管束,原來,就是想把自己灌醉了,他們就可以揹著自己謀劃今日出逃之事。

自己猜中了開頭,卻猜不中結尾啊。

聽到皇帝老爺子宣,趕緊上前聽命。

皇帝老爺子抿抿帶著薄怒的嘴唇:“自今日起,你就暫且搬進宮裡居住吧,就住在朕的衍慶宮旁邊,朕也好有時間多多管教。”

雲澈是欲哭無淚,同樣敢怒不敢言。誰讓自己攤上個這麼坑娃的老爹老孃呢?自己拍屁股走了不算,還將自己留下來押做人質。

未來,絕對是冇有好日子過了。

而四周官員則議論紛紛,麒王爺與麒王妃二人金蟬脫殼,神秘消失,究竟是有什麼機密任務?

如今南詔漠北已然被長安納入懷中,還有什麼任務需要二人親自出馬呢?

這一次要遭殃的,莫非是......

眾人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。

我笑笑,表哥與清歡,如耀目明珠,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,無論走到哪裡,都會重新譜寫一段驚世傳奇。

他們俠肝義膽,醫者仁心,想隱姓埋名,逃過皇上的耳目,隻怕不易。

山高水長,天涯未遠,我們江湖再見。要,不太合適吧?”“不合適就買啊,一塊琥珀能值幾個錢?皇上您多賞賜她一點金銀傍身,不比什麼都好?錦虞郡主那是穩賺不虧。”冷清歡覺得自己有點壞,這是步步緊逼,要讓錦虞郡主走投無路啊,心太狠了。而且,自己很有當奸臣的潛質,這種手段一般都是惡毒女配,比如禍國殃民的蘇妲己手裡的劇本。她三言兩語說得皇帝真的動了心,立即叫過身邊伺候的太監,前往蒹葭殿裡,找錦虞討要那塊琥珀。理由就是龍體抱恙,需要錦虞手裡那一塊...